“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近一周時間的攻城略地舉世震驚:800人左右的武裝分子令受訓過的3萬伊拉克政府軍棄城而逃;處決1700名軍警的照片更是慘絕人寰。觀察人士驚呼:“中東恐怖主義進入3.0時代”,整個中東地緣政治面臨“變天”。
  美國政府已經派出航母到達波斯灣,275名軍人也被派往前線。有人把伊拉克亂局歸結為馬利基政府的無能,也有人把這種混亂歸因於美國政府挑撥的宗教衝突和種族矛盾。這些考慮的確屬實。但容易忽略的重要一點,是美國對恐怖主義的暖昧態度。
  也許有人質疑,美國是堅定的反恐推動者,怎麼會與恐怖分子一條戰線?如果你確信無疑美國是反恐鬥士,那怎麼解釋塔利班與美國曾度過“蜜月”?
  斯諾登在最近接受美國NBC電視臺採訪時,當被問及關於基地組織以及在未來如何防止該組織發佈恐怖襲擊的問題時爆料,美國在“9·11”事件發生前,就已經獲取到了必要的情報信息,但是沒能有效及時地採取應對行動。
  有人分析,小布什上臺後借“9·11”東風發動反恐戰爭,其目的不是消滅伊斯蘭遜尼派原教旨主義勢力,而是希望馴服這支力量。2007年,布什政府已經調整了美國的戰略重心,從打擊基地組織轉變為團結基地組織摧毀什葉派組織,遏制敵對國家。
  2007年,美國頂尖的資深記者、基辛格最害怕的人西摩·M·赫什在著名的《紐約客》雜誌發表題為《重定向-布什政府的新政策將幫助我們反恐戰爭中的敵人?》的文章,已經深刻地分析,那些一直信奉伊斯蘭激進思想、敵視美國、同情“基地組織”的遜尼派穆斯林極端主義團體將得到美國的支持。
  但這種戰略矛盾的地方,在於伊拉克大部分軍事暴亂來自遜尼派勢力,而不是什葉派。
  伊拉克此次亂局一齣,ISIS頭目巴格達迪名場大噪,《時代》周刊2014年宣佈其為“世界上最危險的人”。法國《世界報》將其看作“新的本·拉登”。但其身世背景,卻極少人知。在最近的大“起底”中,巴格達迪被曝出曾是美軍的階下囚,此人在伊拉克戰爭中扮演反美角色,2005年被美軍俘虜,2009年被美軍釋放,隨後迅速成為伊拉克基地組織的領軍人物,併在2011年西方加緊製裁敘利亞時,派兵進入敘利亞,策劃數起恐怖主義襲擊。
  此種例子不勝枚舉,在西方扳倒卡扎菲的過程中,基地組織與西方軍隊的合作令人難忘。2011年初,在阿布·薩利姆監獄待了七年的貝爾哈吉,被美國釋放,進入利比亞班加西,領導以基地恐怖主義組織為骨幹的叛軍,在英美特工和特種部隊的配合下,打敗了卡扎菲。另一個例子來自與本拉登關係密切的伊斯蘭教士阿爾-哈賽迪。在關塔那摩被關了幾年後,利比亞戰爭開始,哈賽迪跟英美特工合作一起對付卡扎菲,言論也變得十分親美。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奧巴馬不事先通知國會就做出了拿五名塔利班高官換一名美國士兵的決定?為什麼在阿富汗的重建過程中,美國要與塔利班接觸?
  動亂後的阿拉伯世界不管是阿富汗、伊拉克,還是剛剛發生政權更迭的突尼斯、埃及、利比亞,以及未來可能將發生政權更迭的敘利亞,都呈現西化派和遜尼派原教旨主義(如穆斯林兄弟會)聯手統治的局面,以“基地組織”為代表的恐怖主義勢力則趁機在暗地裡滋長,而這三者的背後都站著美國。
  只是美國沒有想到的是,利用恐怖組織的“智慧”被恐怖組織所利用。美國從伊拉克撤兵成為一個巨大的反諷,奧巴馬抱著這個燙手的山芋進退兩難,要知道,巴格達迪曾專門對來自紐約的看守揚言:“哥們兒,咱們紐約見”,眼下這形勢,可千萬別以為這是囚犯的“臨別發狠”而已。
  (楊子岩,人民日報海外版記者,海外網專欄作者)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www.haiwainet.cn),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ua70uacbn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